欢迎光临中国党政理论网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的历史逻辑与中国作用

2017年08月28日 09:54 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隆国强
字号:【 】【打印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世界经济格局加速调整,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面临深刻变革。习近平主席在世界经济论坛2017年年会开幕式上的主旨演讲中强调“坚持与时俱进,打造公正合理的治理模式”,提出了完善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中国主张。“加强全球治理,共同应对挑战”,也是即将在福建省厦门市举行的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九次会晤的重点内容。打造公正合理的全球经济治理模式,需要全面了解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演变和现状,科学把握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的趋势和方向,在此基础上贡献中国方案、发挥中国作用。

  当今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特点和基调

  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是针对国际贸易、国际投资、国际金融等跨境经济活动而形成的由价值观、国际规则和国际组织构成的治理系统。近几十年来,随着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不断发展演变,逐渐形成如下特点。

  以贸易投资自由化为主流价值观。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的自由贸易理论反映了生产要素在全球配置的内在要求,一经问世便迅速取代重商主义、贸易保护等理论,成为国际贸易的主流理论,也相应地成为全球经济治理的主流价值观。正是在这一价值观的引导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70多年来,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沿着保障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方向不断演进,有力促进了经济全球化和世界经济繁荣发展。

  治理规则涵盖广泛。规则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居于核心位置。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相比,当今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具有明显的规则化特征,因而这轮经济全球化也被称为基于规则的经济全球化。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在演进过程中,规则覆盖面越来越广、内容越来越细致完备。经济全球化参与主体的规则意识也不断增强,对国际经贸规则的尊重程度不断提升。

  治理机制具有多层次性。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并不是由单一的国际组织或治理机制构成的,而是由多层次治理机制构成的。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国际清算银行等国际组织既各司其职又相互联系。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二十国集团(G20)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的地位迅速上升,成为多方沟通协调宏观经济政策的重要平台。近年来,如金砖国家合作机制等区域合作机制快速发展,成为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演进的一个重要特点。区域贸易安排也显著增多,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20来个迅速增加到目前的450多个。

  治理主体多元。全球经济治理主体具有多元性,政府和政府间国际组织一直居于主导地位,跨国公司、国际性非政府组织也发挥着不可忽视的作用。近年来,国际性非政府组织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数量急剧增加,影响力迅速上升。

  治理行为的强制性较弱。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不存在具有强制执行力的世界政府,而是以沟通、协调、磋商、谈判为运作方式,主要依靠各参与主体的合作来实现治理目标。世界贸易组织由于具有争端解决机制而被称为“有牙齿的老虎”,在一定程度上具有执行协定的强制性,但对违规成员最严厉的处罚也只是授权利益受损方采取贸易报复措施。大多数全球经济治理机制缺乏规则执行的强制性,一个国家违规的主要代价是国际声誉受损。

  治理体系具有演进性。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是不断演进的。首先,大多数全球经济治理机制秉持由易到难、逐渐深化的原则,具有不断发展和完善的内在逻辑。其次,随着技术进步与经济发展,不断有新的议题需要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来处理,对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提出新要求。第三,随着全球经贸格局的变化,不同国家的国际影响力出现相应变化。影响力上升的国家希望修订现有国际经贸规则,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

  纵观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演进历史可以发现,开放合作是当今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基调,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是其基本价值取向,国际规则旨在推动、维护和规范跨境经贸活动的发展。这反映了当今时代生产力发展的内在要求,有利于全球资源配置效率的提高,促进了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对世界的繁荣发展和持久和平发挥了积极作用。但是,当今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也存在诸多不足。在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后的世界经济低迷期,这些不足表现得更加突出,因而变革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呼声日益高涨。

  全球经济治理体系进入加速变革的关键期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在多种力量的共同作用下,全球经济治理体系进入加速变革的关键期。作出这一判断,主要基于以下原因。

  国际经济格局的深刻调整要求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加速变革。近年来,新兴市场国家和一大批发展中国家快速发展,在国际贸易和投资中所占的比重大幅上升,在吸收外资中占比已经超过一半。特别是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发展中国家贡献了约80%的全球经济增量。但是,全球经济治理的投票权、话语权分配并未充分反映国际力量对比的这一革命性变化。增加发展中国家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中的投票权和话语权,推动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更加民主化,切实反映国际经济格局的深刻变化,正在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世界银行份额的调整、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等改革,拉开了全球经济治理体系民主化改革的序幕。

  全球收入差距急剧扩大要求提高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的包容性。由发达国家主导的国际经贸规则,本质上是有利于发达国家而不利于发展中国家的。这种不公正的国际经贸规则,导致国际收入差距进一步拉大。当前,全球收入的基尼系数高达0.7,收入不平等成为当今世界面临的巨大挑战。发展中国家强烈要求国际经贸规则向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调整。

  一些发达国家转向贸易保护主义,使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面临方向性选择。发达国家总体上是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但也面临传统产业空心化的挑战。这本来是各国按照比较优势参与全球分工的结果,但由于一些发达国家内部收入分配调节机制存在缺陷,其国内收入差距扩大成为严重社会问题。国际金融危机凸显了这一问题,加之互联网推动了极端民族主义、民粹主义思潮的传播,发达国家的一些群体错误地将本国的社会问题归咎于经济全球化,归咎于其他国家的“不公平竞争优势”。近年来,美国一改多年秉持的自由贸易主张,要求进行所谓“公平贸易”,试图将国际经贸规则的调整引到对自身更加有利的方向。欧洲一些国家内部也出现了日益强烈的反经济全球化情绪。经济全球化走到了十字路口,全球经济治理体系面临方向性选择。

分享到:
打印】 【纠错】 【网站声明】
评论:
登录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热评论:刷新
显示更多评论